还别说除了崔安之外这里边就属雷铜的武艺最高

分享到:
还真是不怕别的,就怕你陆逊不说话,那样儿的话马超看着己方士卒抱着书卷离开,去了陆逊的大帐,他是在心里暗自点头,心说己方士卒的眼力还是有的,要不就这样儿让陆逊自己抱着书卷回去的话,就算自己开口让士卒帮忙,自己这今日也算是丢人了。所以马超是下定决心,等那个士卒回来后,他一定要赏赐对方一番,这算是给他争脸了。
 
    陆逊对马超一笑,“将军手下士卒,却是不错,不错啊!将军是不必相送在下,还是回大帐歇息吧!”
 
    马超心说怎么样儿,己方士卒比起那兖州军、孙刘联军的士卒,可是强多了吧。这就是上行下效,你说他孙伯符也好,是曹孟德刘玄德也罢,是没有一个当时看中你陆伯言的。所以还得是我马孟起,才是你真正的伯乐啊,那么你陆逊不投靠己方,还要上哪儿去呢。
 
    “好,伯言我就不送了,你也早回吧!”
 
    陆逊点头,然后便离开了。不过说实话,他对马超对凉州军的印象倒这是越来越好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在孟优回了大帐之后,孟获把他给骂了一顿,然后孟优他也终于是明白了,这个汉人口中的爷爷到底是个什么意思。而他在听了自己胞兄的解释后,他是在大帐中给崔安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一遍。这还不解气,他找士卒给他扎了好上百个草人,然后把草人当成崔安,是用他那大号的刀砍了一遍又一遍,全都砍烂了,他这才罢休。
 
    因为这事儿实在是太让孟优气愤了,他知道,那个崔安就是故意这样儿的,看自己不那么太精通汉话,结果就在十万多人的面前戏耍自己。自己要报仇,可自己却不是人家对手啊。
 
    虽说孟优想报仇,但他同样儿是接受现实了,要是他比崔安武艺高,没准直接就提着大刀杀到凉州军大营去了,这个事儿也并非没有可能啊。但是如今的情况是什么,他还不是人家崔安的对手,所以孟优只能是暂时忍住了,要不还能怎么样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好在之前是砍了上百了草人,所以还真是,孟优算是发泄了不少,至少比之前来说,那可是差得多了。所以他这时候能忍住,其实也确实是少不了那上百个已经牺牲了的草人的功劳,不过他倒是省事儿了,可扎草人的士卒确实累了一回。不过好在是有用,这个就好,要不徒劳,可真就是悲催了。
 
    在大帐中,看着孟优还在那儿生气呢,孟获对自己这个胞弟说道:“汉人他们有句话,叫做‘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’,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吧。也就是说,只要能报了仇,那么就算晚点儿,那么又有什么关系呢!”
 
    孟优闻言点头,说道:“兄长之言没错,小弟是明白了。如今那崔安都四十多岁了,而小弟比他年纪要小,所以小弟还有时日来对付他,是不是?”
 
    孟获点了点头,笑道:“确实如此,你能这么去想,那么是再好不过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看着自己的胞弟,算是平复心头的怒火了,孟获心说,总算是好了些,要不还得让自己担心。
 
    此时他则说道:“明日还要与凉州军一战,你却是回大帐好好休息吧,只要让凉州军大败,那么你的仇也算是报了吧!”
 
    孟优点头是如小鸡啄米,“那是没错,兄长所说是半点儿不错啊,要真是如此的话,没准咱们还能生擒了那个崔安也说不定呢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是在心里摇头,心说凉州军就算败了,可要想生擒那个崔安,却是更不容易啊。不过这话他没对孟优说,怕是打消他积极性,所以只能是笑着说道:“不错,如此的话,也是未尝不可啊!”
 
    就这样儿,孟优是被自己胞兄给打发走了,在一日之后,孟获南蛮军是在一次和马超凉州军对上了。
 
 
第一一一章 凉州军再战蛮军
 
    两军是再一次对上了,双方都算是憋着气儿呢,尤其是孟优,一看到崔安,那就更是“气不打一处来”了。23us不过这个时候孟优也清楚,自己还得是打碎牙齿往肚里咽,要不能怎么样儿,最多也不过就是大骂崔安,可这样儿对方也不一定生气,反而还得让凉州军众人想起昨日的事儿,更是耻笑自己了。
 
    孟优也早知道了,怪不得昨日凉州军将士都是哈哈大笑的,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,可惜他明白的还是有些晚了。因为人家是笑也笑过了,这个却是如论如何也是改变不了的东西,不是吗。
 
    不过虽说孟优是这么个想法,可显然对面的凉州军众人还没准备就那么轻易放过他,不少人看到孟优之后,又是忍不住笑出来了。没办法,实在是昨日的事儿,让他们是印象太深刻了。要说军旅都那么多年了,最多的二十年都多了,而最少的,也有好几年,可还真是,第一次在战场上遇到这么样儿有趣儿的事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怎么说呢,正应了那话了,真是“天下之大,是无奇不有”啊,只有你想不到的,却好像真是没有一定就不可能发生的。
 
    孟优一看对面的凉州军众将,他是狠得牙都痒痒。别看确实是有段距离不错,但是对面凉州军众人的笑声可不小。而且尤其是崔安,更是肆无忌惮地大笑。旁边的雷铜还对崔安说着:“福达,你看。对面那个不是你异族的孙子吗,今日不知道他会不会再来单挑啊!”
 
    崔安一听,是笑得更欢了,连带着不少凉州军的士卒也是如此。马超一看,他一下就想起来了,昨日倒是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儿,就是约束自己手下士卒。不要在战场上笑得这么欢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啊。要是在其他的地方,马超自然不会管太多。但这是什么地方,这是拼命的地方啊,唉,自己却是失误了。只顾着和陆逊说话。这么重要的事儿却是忘了。
 
    他看了眼旁边的陆逊,陆逊对马超是微微点了点头,他好似是知道马超要做什么似的。其实还真就是这么回事儿,毕竟陆逊是什么人,不用多说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就听马超是带上了自己的功夫,对众将也是对己方的士卒大喝了一声:“都别笑了!”
 
    果然,马超这个主公的话绝对是有力度的,他一句话。立马就让凉州军众将是没有声了。就连崔安也是如此,他跟随自己主公二十多年。他还能不知道马超这时候可真是认真了,所以别再惹他才好。
 
    至于说凉州军士卒,也是明白,你看连那么些将军都不敢笑了,自己等人,谁还敢啊,小命儿不想要了?嫌活得久了?
 
    果然,几乎就是一下,凉州军这边儿是没有了笑声,确实不得不说,马超这个主公也真是力度足够啊。
 
    马超一看,没声了,他是再次说道:“怎么都不笑了,不笑了的话,就听我说两句!”
 
    “如今我们是在战场上,不是其他地方,所以你们不要忘记了!笑不是不可以,但却也要是适可而止,听明白没有?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凉州军众将士是齐声应诺,他们算是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了,他们也知道,这样儿不好。
 
   
 
    其实仔细想想,笑不是不可以,但是像昨日那样儿,笑过后,都没有多少力气了,疏于防范,这不是等着让人家抓住战机吗。不过最好还算好,己方算是在和南蛮军厮杀前缓过来了,要不可真是,后果不堪设想了。
 
    马超一看,还算是有效果,这自己也有错。像昨日已经是发现了问题,可自己却是忘了说了,这就是自己的不对。不过自己还真是没有想起来了,但是今日想起来了,也不算太晚,所谓是“亡羊补牢,未为迟也”,还好,还算好吧。
 
    至少没等着出了事儿后,自己才和他们说这些,所以自己已经是给他们提醒了,要是己方的将士还不能理解自己的话,那么他们最后什么结果,自己也是没有办法了。自己大不了就是失败而已,可他们呢,丢得却是性命。
 
    马超不怕失败,但是却怕己方士卒不去重视,不去认真对待。如果不把这个当成一回事儿的话,那么最后吃亏的,却还是己方士卒,不会是别人。
 
   
 
    在对面的南蛮军众将,尤其是孟获,也是隐约听到了马超的喊声,可等他注上意了之后,凉州军却是没有声音了。他也不知道马超是说了什么,不过对于这些异族来讲,根本就不能和曹操了。孙策刘备他们比,这些人把握战机的能力,可以说在天下来说,那可都是一等一的。
 
    就拿昨日的情况来说吧,如果是曹操的话,就在凉州军大笑过后,还没缓过来的时候,他就能马上一挥倚天剑,然后让全军冲锋。至于说场上还战斗的两个人,那已经是管不了了,而且全军冲锋,也并不代表他们就不能再继续战斗了不是。
 
    而要是孙策呢,估计他一握手中长枪。直接就带兵冲杀过去了。就算是刘备,他们也会怂了,等着最后阵前两人战斗完。人家来进攻,再和人家战斗,那只有孟获能干得出来。或者更准确来说,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些啊。孟获想得还是自己胞弟要赢了崔安,然后再进攻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还是,哪怕让异族看汉人的兵书战策,可终究不会有几个人能深得其中的精髓。要不异族为什么就没有什么谋士呢。几乎是一个都没有,就更别说是天下顶级的谋士了。要真实让他们给学去汉人最精髓的东西,那可真就不是好事儿了。不过好在异族也没有几个人去学这个。并且学了也不懂多少,所以也就这样儿了。
 
    马超说了一番话后,让众人是反思一下,然后便说道:“今日。谁上前一战?”
 
    众人是看了看崔安。结果崔安摇头就像拨浪鼓似的,直接说道:“这蛮军根本就没有俺对手吗,那个什么蛮王武艺倒是可以,但是他能和俺再打一场吗?”
 
    众人摇头,心说人家蛮王这时候能上来和你打吗,就像自己主公一样儿,这时候能出战?就算主公想去,可自己这些人可能让吗?
 
    马超看着众将。除了严颜是离开了之外,雷铜、孟达他们可都在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是看过了一圈后。雷铜出言道:“主公,末将请战!”
 
    马超是笑着点了点头,还别说,除了崔安之外,这里边就属雷铜的武艺最高,可以说当年在益州军中,张任、雷铜和严颜,就是益州军中的三大高手,他们武艺几乎就是不相上下。可过了这些年,他们三个的武艺还是没有长进,但是相比之下,马超认为还得是雷铜,武艺应该是他们三个中最高的了,哪怕他们三人武艺还是一个级别的。
 
    但是马超却是相信,雷铜能胜严颜,而持久战的话,绝对是能胜过张任。
 
    “好,有雷将军出战,定能胜利!”
 
    “主公,末将去也!”
 
    马超笑着点了点头,然后喊道:“擂鼓助威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

欢迎转载678彩票网官网 - 678彩票网官网官网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678彩票网官网 - 678彩票网官网官网 » 还别说除了崔安之外这里边就属雷铜的武艺最高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