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心里就不住点头虽说马超官位是越来越大

分享到:
也没办法不被崩开,他孟优虽说力气不小  说着,三人便斗在了一处。而双方士卒见到,却是早已给他们腾出了特别大的一块地方,是足够他们三人施展的了。
 
    而且双方士卒可都明白,这三位开打了,是谁敢在旁边儿?那样儿的话,绝对是“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”啊,所以下场就只能有一个。你还没被对方的士卒给杀死,就先死在他们三个的刀兵之下了。所以士卒很聪明,都知道是躲得远远的,要不受连累啊。
 
    “叮咣,叮当……”
 
    三人兵器碰撞的声音确实不小,哪怕崔安没用最大的力,可那声音能小得了吗。这都快赶上打铁了,不过士卒却是没有注意这个,他们却是还在拼命,和敌军厮杀着。
 
    崔安打着打着,他就是哈哈大笑,“哈哈哈,你们两个加在一起,也不是俺的对手!哈哈哈!”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和孟优两兄弟认为,这是崔安赤/裸/裸羞辱自己两人,所以他们是更卖力进攻了。
 
    要说他们两人确实,加在一起,也没能胜过人家崔安,这个不错。可崔安其实也是一样儿,他一人对付两人,也是胜不了。是,随便拿出来一个,他都能胜利,而且之前也确实是如此了一回。但是两人加在一起,却不是崔安能胜利的了,也就吕布那样儿的能胜。
 
    哪怕崔安也是用戟的,但是终究和吕布,却还是有些差距的。毕竟以武艺来说,吕布是一个超一流武艺的武将,而崔安只不过就是一个一流上等武艺的武将。什么是超一流武艺,顾名思义,那当然就是超过了一流水平的武艺了,所以这不用再多说了。
 
    马超这时候依旧是没有什么事儿做,南蛮军士卒都有吴氏叔侄给他解决,还有一队护卫保护着他和陆逊,所以他是更能躲着稍远一点儿,来看双方的对决。
 
   
 
    当他看到崔安和孟氏兄弟大战的时候,一会儿之后,他便对旁边的陆逊说道:“伯言,你孟获孟优兄弟,虽说是胜不了福达,可福达却是也很难取胜啊!”
 
    陆逊一笑:“孟氏兄弟对战福达,却是也很吃力的,所以在下认为,他们当要早些退走了!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,便笑道:“看来真是‘英雄所见略同’啊!”
 
    能让马超说出来这么句话的人,整个天下也没几个,马超这不是什么玩笑话,而是真心话。对于陆逊的本事,他是佩服的,只是如今陆逊虽说年纪不大,但是却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加入己方的。所以对于这个,自己却是还要更加努力才行。
 
    为了自己的大业,为了今后,陆逊当然是不能放过。自己说什么,也得把他给留在凉州军中才行。要不真是,谁都对不起了。陆逊投靠自己,就相当于是增强了自己的力量,也同样是相当于削弱了别人,这不都一样儿吗。
 
    可要是相反的话,他陆逊投靠了别人,自然是增强了别人的力量,但也可以说,是削弱了己方的力量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陆逊听了马超的话后,是微微一笑,也没反驳,也没承认,他也就是一听一过而已。
 
    他心里自然是明白,马超对他是个什么意思。也知道,马超能做到如此,也真算是不错了。但是这样儿就想请自己加入凉州军,自己却是还要再考察考察。当然这里面所包含的东西就更多了,可不止是他马超马孟起是自己所要观察的对象,还有其他的一些人一些事,都是如此。
 
    陆逊这个时候,确实是不会轻易就下定决心追随谁,因为他心里清楚,自己要是认定了一个人是自己主公,那么自己可就不会再去投靠其他人了。那么自己和主公之间,自然就是“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”,所以自己还能不谨慎对待吗。
 
    而且自己也不是就自己这么一个人,可以说还有个家族呢,不可能不把家族给考虑进去。因为无论怎么说,自己终究是陆家人,这个是不会改变的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崔安和孟获还有孟优的战事,也已经是到了最后了。
 
    可不是分出胜负,而是孟氏兄弟已经是生出了逃跑的心思,虽说孟获身为蛮王,他是不好直接逃跑,但是他却也有主意。他对着自己的胞弟,是连使眼色,那意思你赶紧跑,然后我也好跑啊。
 
    孟优对自己兄长的眼色,那是太熟悉了,所以他知道自己兄长的意思,所以对崔安说道:“崔安你果然厉害,我不是对手,咱们是来日再战吧!”
 
    崔安一看孟优这小子要跑,可是他也拦不住了,因为孟获是把他给死死拦住了。并且崔安是牢记着自己主公的话,是绝对不能伤了孟氏兄弟的,所以他也没办法,只能是看着孟优逃走。
 
    孟优都跑了,孟获自然是支持不住,所以他大喝道:“今日就到此为止,崔安,咱们来日再战,是调转马头便跑!”
 
    不过孟获也没忘了,让士卒撤退,所以南蛮军跟着自己的蛮军,是赶紧退走了。
 
 
第一一四章 蛮军退陆逊提醒
 
    崔安一看人都跑了,他也没准备再追。23us他知道,这自己追上了,也无非就是再和他们战几十回合而已。可自己却还是不能生擒他们,并且还得听主公的,更不能伤了他们,所以追上了也没大用啊。
 
    观战的马超一看,孟获他们跑得倒是挺快,估计比起刘备来,也是不遑多让了。并且还带着南蛮军是一起撤退了,马超一笑,下令道“传令,撤退!不必再追了,穷寇莫追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结果传令官传令,如今战场上因为孟获带着南蛮军士卒撤退,所以嘈杂的声音当然是小了,所以传下军令,凉州军自然是都知道了。马超是不爱大喊,要不早就大吼一声了,不过那样儿也得花力气不是,还是让士卒传令吧。
 
   
 
    凉州军一听自己主公军令,虽说还有人想去再追,不过却是不敢抗令不遵啊,所以只能是不再追击,然后也是跟着自己主公慢慢退走了,回了己方大营。
 
    再一次胜利,虽说还不是大胜,依旧是小胜,但是众人却是都清楚,按照如此下去的话,己方胜利,而蛮军退走,那是早晚的事儿。
 
    在大帐中,马超是表扬了一番众将和己方的士卒,然后特意表扬了雷铜,毕竟雷铜和蛮将得单挑。他是胜了。然后之后也表扬了崔安一番,崔安也是不住傻笑。
 
    最后马超对众人说道:“晚上,在大帐设宴。各位都来参加,咱们是庆祝一下两日胜利!”
 
    虽说昨日也胜利,但是这胜了两次马超才摆宴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作为很富有的凉州军来说,就是出征天天摆宴,那都是小意思。不过为了不让己方士卒骄傲,为了不让众将骄傲。马超并不是说经常摆宴,可以说还是很少的。但是他一高兴了,就肯定会如此就是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众人跟着自己主公那么多年了。还不知道自己主公是什么样儿的吗,所以是齐声应诺,“诺!”
 
    马超点头,然后再次说道:“公衡!”
 
    “属下在!”
 
    “从成都到禺同山。再有这两日来得连连作战。士卒却是也都辛苦了,所以命你带人杀牛宰羊,犒赏三军,不得有误!”
 
    “诺!属下谨遵主公之令!”
 
    马超点了点头,“好!”
 
    如此他算是放下心了,毕竟你们当主公的,当将领的,在大帐中又吃又喝。让士卒都喝西北风儿去?还是让他们吃吃干粮。所以马超肯定也得犒赏士卒,要不士卒也许明着不敢去说什么。可心里肯定要有隔阂。
 
   
 
    人就是这样儿,士卒也不例外,他们是不指望和将领吃喝一样儿,但是怎么也得改善一下平时的伙食吧,所以马超还没忘了他们。凉州军可不是吃不上肉,但是也不可能是顿顿都吃,所以吃一回大肉,确实也依旧是能让士卒们欣喜、高兴。
 
    当兵吃饷,当兵吃饷,如今这个年代,当兵的基本不都是因为这个吗。而且这个时候都是粮饷,所以谁不指望着这点儿吃的呢,而且要吃好东西,谁能有意见呢。
 
    陆逊在旁一听马超说的,他心里就不住点头。虽说马超官位是越来越大,可是对士卒,他却是还没有忘了。要说马超对士卒确实是不错,以前像袁本初、像袁公路,对士卒都不怎么样儿。但是像马超、曹操、孙策、刘备他们,确实,还是没说的。
 
    在陆逊看来,你可以不用如何如何对士卒怎么好,但是你却必须要知道,是谁给你卖命,谁给你杀敌,这些靠着的都是谁。所以一定知道这个最基本的才行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都安排完了,就让众人都散了,不过陆逊却是没走,马超看得出来,今日这可不是自己有话和陆逊说,所以他没走,而是他对自己有话说,才这样儿的。
 
    众人离开了,有的人还纳闷上了,怎么那个陆逊陆伯言,却是每日都留在自己主公大帐这儿呢,难道自己主公就有那么多话要对他说不成?也不怪他们是这么个想法,因为自己主公是怎么看中而且是看重这个陆伯言的,估计连傻子都看得出来,所以众将岂能不知道。
 
    不过他们倒真是没想是陆逊要对自己主公说话,而认为是自己主公有话要对其人说。也许是要邀请其加入己方凉州军?不少人都心里想着,不过陆逊这人到底是有多大本事,众人还真是没看出来,可是他们却没有一个不相信自己主公的。
 
    还是那话,因为向来都证明了,只要是自己主公看重的人,到了如今,没有一个不是人才,甚至好几个更是大才。而自己主公的识人之明,在天下,那也是出了名儿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天下公认的,哪个诸侯最有识人之明,绝对不是曹操就是了,也不是刘备。刘备他倒是颇具慧眼,但是真要是和马超一比,还是有差距。所以要比谁耳朵大。那肯定是非他莫属,但是一比谁更具识人之明,就是马超。他才是天下人公认的第一。
 
    而且又因为自己主公有令,所以凉州军上下,真是没有一个人去怠慢了陆逊。虽说如今也还没看到,这个还比较年轻的伯言先生,到底是有多大的本事,可是自己主公终究是不会看错人的。
 
    众人都离开之后,就剩下陆逊一个人了。马超对他一笑,然后便问道:“却不知伯言今日有何要事,但说无妨!”
 

欢迎转载678彩票网官网 - 678彩票网官网官网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678彩票网官网 - 678彩票网官网官网 » 他心里就不住点头虽说马超官位是越来越大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