刀法纯熟武艺不错而且还颇有谋略

分享到:
“哎呀,这个自然是有要事要对伯言说了,伯言,听我慢慢道来!”
 
   
 
    这马超都清楚,该说什么就得说。是吧,都这个时候了,还有什么藏着掖着的啊。那话说得好啊,“都是狼,何必装羊”。“都是水。何必装纯”啊,都是什么意思,谁不知道啊。所以还真是。都别藏着掖着的了,都是有什么说什么吧。马超和陆逊两人这个时候可都是这个意思。
 
    陆逊一听马超要说他的目的了,他就是一笑,说道:“将军,在下是洗耳恭听!将军请!”
 
    马超点了点头,然后便说道:“伯言自从在巴郡鱼复与我相遇,一直到今日,这却也有些许时日了吧?”
 
    陆逊是笑着点了点头,“将军之言不错,正是如此!”
 
    说完,他是盯着马超,那意思看他要说什么,就听马超是继续说道:“只是不知伯言对以后却是有何打算啊?”
 
   
 
    陆逊听了马超的话后,他心说,关键的地方来了,这马孟起开始要游说自己加入他们凉州军啊。不过依自己来看,他也不过那么操之过急,所以是一步步来,先示好自己,然后慢慢再说。
 
    果然,陆逊和马超想法差不多,他说想的,几乎就是马超所想的。不过马超还不太清楚,自己那点儿小九九已经是让陆逊给识破了。不过即便是如此,陆逊却还是想要听听马超是怎么来说服自己的。要说陆逊不是对凉州军有意的话,他也真是,不至于跟着马超一起来这儿,所以马超的想法,很多都是对的。
 
    而且确实,也不能指望着陆逊主公去说自己加入凉州军,又是倒头就拜的,那陆逊做不出来那么主动。除非马超是真打动他了,说服他了,真正让他服了,知道在凉州军他才有更好更大得发展,那么陆逊还真就能倒头就拜。毕竟陆逊再厉害,他也只是一个谋士,可马超却是手握几十万凉州军的天下强势的诸侯。
 
   
 
    陆逊想了想,然后对马超说道:“将军,在下如今还想依旧是游历天下,毕竟天下之大,却是有很多地方,在下却从未到过啊!”
 
    马超心说,这算个什么理由呢,敷衍,他陆伯言是在敷衍自己。天下之大,确实你不可能什么地方都去过,那是不可能的,至少马超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,什么地方都去过的人,那是幻想中才能有吧。
 
    可他还什么都不能说,至少他不能说你陆逊陆伯言别去了,跟着我混吧,去征战天下啊。这话要一说,显得自己也真是没有什么水平,而且陆逊绝对不会就因为这么几句话,就说要加入己方的,这也一样儿是不可能。
 
    那么马超却还得劝陆逊,让他能说出来,改变主意,这样儿才好。虽说马超也知道,陆逊的话,八成不是真的,但是自己却是不能不劝说啊,这个是必须的,这自己的诚意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只见此时马超笑道:“哈哈哈!伯言,如此想法虽说是不错,可是……”
 
    话说一半,马超是缓缓摇了摇头,陆逊跟着马超走,他则问道:“不知将军之意是,只是什么?”
 
    马超心说,你陆逊还挺上道,是“孺子可教也”,好,看来你终究还是并不排斥己方的不是,所以是吧,早晚你陆伯言,必将是我凉州军帐下的谋士,我带着你平定天下,哈哈哈!
 
    要是有如此人物的加入,马超他当然是很开心,对他来说,确实就是如此。真是那样儿,谁还能嫌弃自己手下的人才少了,反正天下如今这几个诸侯,无论是曹操、孙策还是说刘备,可是没有一个人这样儿啊。同样的,马超也不会嫌弃,就是这么回事儿。
 
    至于说要是陆逊真是,实在不想加入己方,不想当自己的属下,那么马超也清楚,那就随他去吧。今日以后的接触,那就当时结个善缘,就这样儿。至于说杀人,马超确实是舍不得,马超不会心慈手软,但那是对敌人,对仇人啊。至于说爱才之心,他确实也是很强的,舍不得下手,真是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则是说道:“伯言请想,天下之大,就算是穷其一生,也终究是不可能把所有之地皆走到。那么既然如此,只要去了想要去的地方,我认为便可以了。所以要是如此的话,想来伯言不会有太多的地方没去吧?”
 
    马超可是知道,陆逊可是很早的时候,他就离开家了,也不必自己当初年少多少,所以真是,自己用这个来劝说他,应该是没错的。)
 
 
第一〇六章 马超试探陆伯言(续)
 
    陆逊听了马超说完之后,他却也是不得不承认,马超他说知道的,或者说凉州军的情报,还真是,知道得不少啊,连自己这个也都知道。<-》(顶点小说)
 
    至少自己可是知道,就说自己家就在江东,可他孙策孙伯符就不知道自己更多的东西,他对自己家,陆家,到算是了解,但是真要提到自己的话,他是绝对不那么了解的。要不之前自己见他的时候,他也没有什么礼遇,凭自己的本事,看看在凉州军,他马孟起是怎么对待自己的,在他们凉州军的大营,可以说自己就是座上宾。
 
    从上到下,是他马孟起也好,还是说他手下将领也罢,甚至包括凉州军的士卒,没有因为自己不是凉州军的人,就怠慢了自己。相反还因为自己是他们主公的座上客,就对自己也是礼遇有加。
 
   
 
    哪怕自己的年纪确实不大,哪怕自己在天下根本就没有什么名声,哪怕众人还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本事。但是马超一句话,众人就如此对待自己,可当初自己在西陵的时候,无论是他孙策孙伯符,还是说曹操曹孟德、包括刘备刘玄德,可是没有一个人这么对自己。
 
    当然了,说他们不知道自己,但是马超怎么就知道呢。是啊,马超就是比曹操、孙策刘备他们知道的多。只是陆逊他不知道而已,毕竟他怎么想,也绝对是想不出来。马超的灵魂可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啊。这事儿这个时代的人,想不到。
 
    而最让陆逊觉得是接受不了的就是,周瑜明明是和他主公提到自己了,作为还算是了解自己的这么一个人来说,他对自己主公的话,孙策居然是不重视。而且什么原因,自己还不懂吗。就因为自己是个书生啊,哈哈,对啊。自己没有什么武艺,就是个书生啊。可也不能就因为这个就小看自己、轻看自己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陆逊在西陵,要说他没有气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。人都说刘玄德识人。曹孟德也算是明主。而孙伯符对手下也不错,可自己一看,通通都不行。不是因为他们不看重陆逊,陆逊就觉得他们不行。而是陆逊认为,自己虽说是一介书生,可是就因为对方是书生就没有看重自己,那么这么轻视,作为人主来说。绝对是不可取的。
 
    你能看一个人第一眼,就知道对方多大本事吗。至少陆逊不认为有这样儿的人。那么只有接触了之后,才能算是慢慢了解吧,可是他们根本也没去了解,就没把自己当回事儿,陆逊觉得这个确实是不应该的。
 
    如果说对方真要是没有本事行,可自己分明是骗过了甘宁,从他带领的几万人马中来到了西陵,就算是自己没太大本事,可这个不是本事吗。那么多探马都没出来,就自己过来了,这不算本事?难道是自己的运气?运气这么好,连甘宁都骗过了?
 
   
 
    真要说运气的话,也真是太小看甘宁了,甘宁虽说是水贼出身,但是在江湖混了那么多年的人,别说去蒙骗他了,他不骗别人就不错了。真是,所以还能有多少人能骗过他的,至少陆逊他认为,确实是极少数的而已。
 
    但是如果孙策他们要仔细想想,就不难发现一些问题,自己是个真有本事的人,可是,唉……
 
    所以他们如此对待自己,是,孙伯符也是让士卒给自己带下去休息了,好生招待。可随便一个信使来报信儿,他们都是这么对待吧,所以自己也成和信使一个待遇了,哈哈哈,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觉得好呢,还是不好啊。
 
    就这样儿,自己当然要早离开西陵,看不上自己,自己还看不上他们呢,听闻马孟起就不错,所以自己不如看看他怎么样儿。结果自己在益州果然是见到了马超,然后从那一日鱼复相遇后,便到了如今。
 
   
 
    陆逊想着这些,他绝对这些时日过得还真快,自己也从江夏的安陆一直到了如今的越嶲禺同山,这路途还真是不近。可说句实在话,除了在西陵,自己是一肚子气之外,在和马超他们接触的过程中,还真是最为轻松的。
 
    陆逊不得不承认的是,马超年少成名,他比自己还年轻的时候,已经是出了名儿了。而之后一步步走到了如今的地步,有了今日的身份地位,说实话,他靠得更多的是他自己。而其人有了如今的权势,说实话,还真是,并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 
    别的不说,就说其人知道是自己,从鱼复开始,就对自己是礼遇有加。遇到的另一个,是他的属下,崔安崔福达,看着是头脑不太灵光,但是却是沙场大将。而且之前在阵前戏耍孟优,气孟获,也让自己看到了其人的另一面,至少你说他傻吗,肯定不傻就是了,但确实也是比其他人来,反应慢点儿,大脑不是那么太好使。
 
   
 
    除了崔安,还有其他的凉州军众将,是马超这次特意召来的。
 
    老将严颜,是军旅经验丰富,刀法纯熟,武艺不错,而且还颇有谋略。
 
    谋士黄权,允文允武,武艺能在沙场自保,谋略能决胜,确实是不可小看。
 
    大将雷铜,武艺高超,有胆略,而且那胆量确实是不小。
 
    孟达,这个人陆逊觉得有点儿意思,要真说起来的话,是人品三流、武艺本事都是二流、而这个人唯独他的心思活泛度绝对是一流。说白了,就是想法很多,但是说起来真正有用的,可能就很少了。不过要真是被他给阴了,那你真就要倒大霉了。
 
    吴懿、吴班叔侄,忠勇可嘉,对马超对凉州军忠心,而且可以说是很稳重的两个人吧。
 
    最后是庞柔和王伉,陆逊知道,两人是追随马超最久,本事也行,所以是深得马超器重。
 
    所以经过这些时日的了解,陆逊大致对这些人有了自己的印象,就看这些人,随便一个,可以说都是人才了,可马超就有九个。要真说起来的话,自己可是知道,这些人不过就是马超所有将领的三分之一,也就这样儿吧。所以凉州军帐下确实,是人才济济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确实,不得不说,陆逊虽说和众人相处得时日不算特别多,但是他所看到的,绝对是本质上的东西了。
 
    就看他能看出来孟达的人品,能看出来其人怎么样儿,就说明了他的本事。
 

欢迎转载678彩票网官网 - 678彩票网官网官网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678彩票网官网 - 678彩票网官网官网 » 刀法纯熟武艺不错而且还颇有谋略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